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0|回复: 0

夜会_0

[复制链接]

1万

主题

1万

帖子

3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32858
发表于 2019-10-11 06:41:2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夜会
      
   
    最近,睡眠一直很规律,每天十点钟准时上床,关灯。希望今夜有梦,梦里有     
    其实,自从那天遭受了打击后,我的情绪一直处于崩溃状态。不能吃不能睡,只能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,眼睛瞪得好大好酸好胀好难过,偶尔胃里一阵翻腾,我忙跑到卫生间搂着马桶一阵狂吐。好几天没吃东西了,胃里已经没有食物,体力下降,这一番折腾,自然让我头晕眼花,看到镜子里的自己,蓬乱的头发,苍白的脸色,宛如一女鬼。想到这,眼泪不禁又盈满眶。
      
    难道,我与他真的是一段孽缘么?
      
    我在爱,爱得失去了自我。他是我的全部,我的快乐源泉。可是,现在他走了,没有回头没有留恋。
      
    我知道,我个子不够高,我脸蛋不够美,身材也不魔鬼。可是,以前我也是这个样子的,那时候,他也知道的,现在搞劈腿。
      
    他,他他,他他他,我的脑海里全是他!
      
    想想停停哭哭停停,恍恍惚惚,忘记了时间,忘记了日夜。
      
    窗帘层层叠叠,将光严严实实地阻在外面,我不想见到阳光,盼望极夜,我一直睡去,不再醒。
      
    糊中,宛然脱去了这副臭皮囊,灵魂飘升。
      
    这是什么处所,仿佛从未来过。
      
    绿草如茵,树木葳蕤。周围很安静,只有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在踢球,不时发出一声惊呼。
      
    我想走近他,感觉自己轻飘飘的,或者说我是在飘。
      
    小男孩看见我,张大眼睛看我,不再踢球。我忽然想起卫生间镜中的自己,双手忙乱地整理头发衣服,不要那副鬼样子吓到小孩子吧,何况,我还没有到死不要脸不顾及形象的程度。
      
    小男孩看我手忙脚乱的样子咯咯笑了起来,脚下一动,将那球踢到我跟前。我抬脚挡住了球,打量自己,原来我换了衣服,不是穿睡衣跑出来的。没有回想自己什么时候换的衣服,一脚把球踢给了小男孩。我们两个来回踢起来。
      
    或许很久没有运动了,我出了一身汗,我躺在草地上,小男孩坐在我身边跟我说话。
    “是失恋吧?”
    我惊讶,难道我的额头上刻着两个字吗?在八九岁的孩子面前,我还是要保持我的自尊的。我道:“小鬼,你懂得什么叫失恋?”
      
    “你脸上写着呢,我看得见。”
      
    “我脸上哪里有字?”我瞪他。
      
    “脸色不好,心情不好,孤孤单单一个人,不是失恋是什么?”
      
    “我,我只是没睡好!”我狡辩,其实,一直都在睡。
      
    “算了吧,我看你分明一直在睡,不肯醒吧。”
      
    听这小鬼的话,有点人小鬼大的意思呢。
    北京中科高效抗白个性施术
  
    “你不会吧?”小鬼盯着我问。
      
    ?这个,我倒没想过。
      
    “前天,一下子就有三个女人是因为失恋的,一个是车祸,吃安眠的女孩是山东的,还有一个是上海的……”
      
    “闭嘴!”干吗告诉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我又不想,我打断小鬼的话,我还没想死呢。
      
    “我又没说你,当然了,你也是绝食。”小鬼睥睨的眼神让我火起。
      
    “我不吃东西是因为我会吐。”我大声嚷。
      
    “那是你不动,运动后吃了就不会吐了。”说着他递给我一个桃子。
      
    桃子,我想都没想过现在是桃子成熟的季节,我已经忘记季节忘记饥饿了。
      
    我接过桃子,新鲜的水果的香味刺激了我的嗅觉,唤起了北京治疗白癜风的费用多少钱
我的食欲,刚张开嘴,那小鬼一把抢过桃子,跑远了,我一急,醒了过来。
      
    原来是梦。
      
    想起了梦里的桃子,走到冰箱前,随便抓出点东西,胡乱地塞到嘴里,拿了镜子重新躺在床上。镜中的我脸上真的写了字:紧蹙的眉头,下垂的嘴角分明是失恋两个字。我苦笑,泪又流了出来。
      
    突然吃了东西,胃一阵痛,我只得抱着枕头,闭了眼睛。活着,除了折磨我,似乎已经没有乐趣,我又想沉沉睡去,眼前仿佛那个小男孩对我说:“失恋得快治疗白癜风有好办法么
么?”我激灵着醒来。
      
    忙换了衣服,洗了脸,冷水刺激下,头脑似乎也清醒了许多。桌子上凌乱一片,准备好的素材散乱在桌面,漫画,似被我冷落的妃,寂寞地躺在桌角。
      
    翻过一张纸,随手拿起铅笔,百无聊赖地画着。几笔下去,那个小男孩跃然纸上,我冲着小男孩做鬼脸。
      
    拉开窗帘,发觉已是傍晚,窗外,夕阳正艳。随手抓起一根丝带,捆了头发,走出家门。
      
    真的是快要了,我暗自感慨,刚刚走了几步,已觉混身没有力气,头重脚轻。深深地吸口新鲜空气,努力向前走。走走停停,不觉已走出很远,返回家时,浑身是汗。
      
    把自己扔进浴盆里,两手小心地把住浴盆边沿。以前看见一文章说盆浴不小心会滑到浴盆中,抢救不及的。小男孩的话提醒了我,我可以伤心,但还不想。此时即使是意外,我也会被媒体大肆报道:某漫画作者不堪情伤     
    或许是吃了东西,也或许是出去走动,躺在床上已经困倦不堪。一会功夫,眼皮已经有千斤重。
      
    又看见了那个小男孩,聒噪个不停,逗我发笑。等我笑醒,天已大亮。接连几夜都是如此。梦里,我好快乐,我盼着睡梦中有那小子。
      
    大概母亲听说我失恋,执意要来看我。我抵挡不得,只好开门迎接。母亲看到的我精神好多,可是,还是流出眼泪,抱着我说我瘦太多。我亦泪眼朦胧。
      
    我坐着看母亲又买又做,四处打扫,忙个不停,心里一阵说不出的暖。
      
    收拾到书桌,母亲对着一张画发呆,我过去看,是我随手画的那个小男孩。
      
    “象极力你哥哥。”说罢,语气哽噎。
      
    哥哥?我想起,母亲说过,我曾有个哥哥,八九岁夭折!我呆愣。
      
    我伤痕渐渐平复,生活规律,尤其睡眠,晚上十点准时入睡。渴望今夜有梦,梦中有   今宵可有夜会?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9-11-18 18:53 , Processed in 0.101458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