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7|回复: 0

药香习习 s13tbvle

[复制链接]

2万

主题

2万

帖子

6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66097
发表于 2019-10-11 07:14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第一章   

  夜已深,却并不寂静,因为外面不断打着雷,一声一声,很是骇人,狂风大作,使得房内的烛火明灭变换,似乎稍稍不注意,烛火便会熄灭。   

  黄芪两钱,当归一钱……这该是一个药房,整个屋子弥漫着阵阵药香味,诊台后面一身着浅杏色衣裙的纤细身影左手拿着本书,右手在药柜上翻找着,似乎一点也不受明灭的烛火影响,准确无误的找出自己所需的药,再是准确的抓出所需的量。   

  ‘咵’,又是一个巨雷,伴着闪电,而后便是‘哐’的一声,是门关闭的声音。诊台后的女子并不回头,“我说过,只要关了门,不管什么时候,我都不会出诊了。”声音清清淡淡,声音很好听,清清脆脆,如泉水叮咚,如最上层的玉石相撞。只是身后没有声音,没有如之前一样的恳求,很安静。女子不由皱眉,转身,却是一怔,只见门口隐隐躺着一个人,看样子,该是一个成年男子。如果是平日,对于这些事,自己并不会理会,因为已经关门,无论什么情况,自己都绝不会在出诊,可是不知为何,这个人,自己无法不理会。思虑片刻,女子绕过诊台,脚步不急不缓的走到男子身前,伸手切脉,蹙眉,算了,先把他弄醒吧。这是无奈又是一个闪电,女子姿容平平,不大不小眼,不挺不平的鼻,不薄不厚的唇,组合在一起,只能算是一个清秀佳人。而那男子,俊眉斜飞,挺拔的鼻,无甚血色的冷清薄唇即使昏着也紧抿着,真的是个俊逸非凡的男子!   

 白癜风的治疗办法
    

  很多的人追着自己,满目的猩红,都是跟了自己十几年的手下,一个一个倒在自己的身边,然后随着自己的奔跑被自己抛在了身后。明明是兄弟!为什么?为什么?猛然睁眸,那是一双冷刺骨的眸,还有浅褐色的瞳仁。弥漫在鼻翼的是浓浓的味,但是却并不难闻,反倒是极为好闻,甚至会让人上瘾。是门被打开而后关闭的声音。男子转头,浅杏色衣衫,很平凡的女子,但是她却拥有清亮的眸,一身清清淡淡的气息,不知是不是错觉,随着女子进入,本来淡淡的药香变浓了。   

  女子走到床前,将手中的碗递到男子面前,“可以自己喝吧?!”虽是个问题,却是很肯定的述说。她对自己的医术还是很有自信的。   

  听女子这般一说,男子才觉本该是疼痛无力而无法动弹的身体已经可以动了,男子垂眸,支着床栏,缓缓坐起,接过女子手中的药碗,仰头喝下。而后将空碗递还给女子。   

  “伤好治,难解。”接过碗,女子开口,说出有些难解的话语。   

  男子垂眸,却是明了女子所言,自己的外伤好治,只是自己身体里所中的毒并不好接,但是他也听到了,这个无人能解的毒,她说的不是无解,而是难解,“要多久。”   

  “少则三月,多则半年。”看运气,解毒所需的罗伞花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。   

  皱眉,这么长时间吗?“可以快些吗?”   

  “你有罗伞花吗?”   

  “没有。”罗伞花……长年盛开,只是生于高山峻岭的石缝间,采摘极难,且极不易寻找。   

  “沈大夫,沈大夫……”外面传来一阵疾呼。女子转身,开门离去。男子看着已经合上的门,大夫……姓沈?   

  第二章   

  站在男子对北京治疗白癜风总共多少钱
面,“跟我来。”男子起身,对于女子的话并无迟疑,起身。不过三天,自己身上的致命伤已经好了个七七八八,这足以证明女子的医术之精湛。随着女子,走出三日未出的卧室,走进大堂,女子走到诊台后面中科医院以品质领跑行业
,也没见怎么样,诊台后面的药柜便自动分开,在男子跟着女子进入密室后,药柜便又自动合上。密室里面也没有什么,只有一张床和一颗大拇指大小的夜明珠进行着照明作用。   

  “用这个,三天一粒,可以不用吃饭,在里面的东西吃完之前我会回来,那个时候,我会为你疗伤。”将一个精致的瓷瓶递给男子,而后指向夜明珠,“按一下夜明珠下面的按钮,里面有书,你可以用书打发时间。”说罢,便走到床边浙江白癜风医院怎么走,并未有半分停顿,却看见石壁分开,在女子走过石壁,再次合上。   

  男子皱眉,明明只是医术不错的普通女子,却在自己房间设置了这般精妙的机关……男子走到夜明珠下,按照女子所言一按,果然见到夜明珠后的墙壁分开,里面有着三个大书柜,书也是整整齐齐摆得很满。男子粗略看了一下,有很多种类的书,但是最多的却是关于医术的机关、五行八卦的书。这么一看,男子想起来,自己当时进入这个院子的时候,似乎感觉到了阵法的存在,只是当时自己的意识着实不清,所以不是太确定,现在却是可以确定了。   

     

  ‘轰’是石壁打开的声音,男子合上手中的书本,转头,依旧是一身浅杏色的一群,身后背着一个竹篓,发丝略微有些凌乱,面色依旧淡淡。“沈……姑娘?”   

  “啊,罗伞花找到了,明天开始驱毒。”抚开微微有些遮挡视线的头发,将背后的竹篓取下,走到男子身前,弯腰探了探男子的脉搏,外伤已经全好,这段时间药丸有按时吃,可以准备解毒了。“药丸应该还有三粒,一会全部吃掉。”   

  “恩……多谢姑娘。”男子起身,毕竟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,她却不问身份留下来自己,还凭着没有丝毫武功的身体上山采到了罗伞花,就凭这这一点,也该向她道句谢。   

  “没有必要。”女子转身向外走去,因为学的是医术,她最感兴趣的不过是解除各种疑难杂症奇异毒病,男子体内的毒自己从未遇到过,所以想要尝试一下自己能够话多长时间解决。这是有着自己的私心的,没必要接受别人的道谢。   
浙江白癜风医院地址
  “沈大夫,我的孩子……”一个年近四十的妇女,穿得也极是清贫,怀中抱着一个面色苍白大抵四五岁的孩子。   

  女子抬眸,“吃了樱桃和海中的生物,有些中毒罢了,回去熬点……”   

  “伤寒,这个药吃三幅就行。”   

  “误食了……”   

  一上午坐在诊台,却是连脉都没有吧,只是看了一眼,便能下药,且所有村民并不迟疑,听了女子的话千恩万谢的离去,显然是习惯了女子的诊治方法。倒也是,女子三年前来到这个镇子,盘下了这个院子,便开了诊所,她从不向其它地方拿药材,诊所的所有药材都是自己上山采的,来到镇上她从不说自己的事,只是说自己姓沈,看诊时大多都是直接看一下便能对症下药,只有少数时候才会把脉,这种情况下就说明了患者的病并不好医治。是以村民对于女子看诊时不把脉反倒更显放心,因为这代表他们的病并不难治。   

  “脱掉衣裤,全脱。”女子抬手试了试黄桶中的水,转头看着男子。   

  男子不由一怔,全编辑评语半年相伴,换一生执着,一世的相望而不能相守。(作者自评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9-11-18 19:04 , Processed in 0.387097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