Discuz! Board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3|回复: 0

那酒吧

[复制链接]

5429

主题

5429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6344
发表于 2019-9-11 20:16:03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那酒吧
      
   
    那次去酒吧是娟儿的主意。
    上大学以后,我很久都没有娟儿的消息了。那天她突然发短信给我:“陪我去酒吧吧,那是个让灵魂完全放松的地方,你会忘记一切烦恼,感到精疲力尽。”
    一名话充满诱惑,我终于经不起煽动,奔那诱惑而去。
    那酒吧叫奥杰,开在一个比较繁华的地带。八点半的时候,我和娟儿钻了进去。
    几乎是一个黑暗的世界。从空中射下来的一束束光线,轻柔地落在桌子上,神密而又暧昧。中间一个小小的舞池,娟儿说:“那个地方等一会就会变为最疯狂的地方。”
    我们挑了一张靠近舞池的桌子,娟儿点了一瓶银,我不喜欢喝酒,就点了一杯奶昔,草莓味的。娟儿寂寞地沉浸在那束红色光束下喝酒,我一边欣赏她在灯光下的美态,一边用吸管调动这杯飘浮着一些小泡沫的草莓奶昔。
    人渐渐多了起来。酒吧的生意爆好,到处是酒瓶的碰撞声,嘈杂的讲话声,还有一种特别空洞的骰子声。唯有我和娟儿,各自怀着不同的心情,安静地坐着,眼神由于心情的激动变得迷离。
    娟儿看了看我的奶昔,说:“你其实该喝点酒。”
    我笑,想白癜风能不能进行夏季户外运动起以前和娟儿同床共枕的夜晚,我们总是宿舍里最晚睡觉的两个人,我会把我的零食堆满她的床头,然后钻到她被窝里,用手缠住她,和她聊天,吃东西。
    为感情烦恼的时候,还曾喝过酒。其实那时两个人还屁都不懂。但娟儿称喝酒为买醉似乎比我高级一点。两个人一大瓶洋河大曲,我和她就象酒鬼一样喝了起来。一口喝下去肚子里热辣辣地难受,逼红了眼晴。一会儿都有些碎意,我们相拥而睡,夜间出奇勤快地跑厕所。
    我一下子笑了起来。娟儿心有灵犀地看着我。她的眼晴很大,很黑,波光荡漾,直勾勾看着我,看到我心里去了。
    她说:“你那时搂着我睡时,都搂得我很紧,你太缺乏安全感了。”娟儿学的是心理学,所以从不讲费话。
    我拿起她的银,喝了一口,满嘴苦涩,于是忙又喝了一口奶昔。
    娟儿大笑:“你不该是那种会喝酒的女孩子,所有的坏习惯都是我带给你的。”
    的确,我所有的同学都说娟儿是个异类,思想总是和别人不同。可是在我眼里,她是个妖精,充满诱惑的妖精,还是个会喝酒的妖精。所以她虽不漂亮,但妖精一样的魅力却是她最大的吸引力。
    她突然问:“你男朋友对你怎么样?”
    一句话,我的眼泪竟止不住往外流。她无奈地摇摇头,递过她的银。我接过来大喝一口,感觉一股暖暖的液体流入体内,泪都止住了。
    娟儿说:“现在发现酒的好处了吧!”
    原来只有在痛苦的时候喝酒,酒才会接纳你。
    四周突然响起一种很强的视听刺激的音乐,不过很奇怪的是,对面墙上的电视里却放着猫和老鼠。
    娟儿说:“我们去跳舞吧了解一二一是怎么回事?”
    我说:“啊?!”声音太大。
    娟儿说:“我们去跳舞吧!”
    我摇摇头。她一把拉着我,冲进舞池。舞池上面有一座人造小天桥,四个衣着性感的女朗站在上面,随着音乐的节奏跳着各种舞蹈。我慌乱不知所措地看着身边所有的人,包括娟儿,都随着这种气氛随意摆动自己的身体。我心中本能地涌出一股冲动,我的身体已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。
    娟儿打在手机上给我看:“怎么样?”我笑,不回答。
    旁边一个外国人,穿蓝格子衬衫和牛仔裤。他的舞特别吓人,幅度很大,甚至让我感觉他不是在跳舞而是在练拳击。有时他不小心打到我就会对我耸耸肩,非常歉意地一笑。
    我想在这种氛围里,是没有人会怪他的。况且我觉得该为中国与外国的友好关系做一点点小小的贡献。所以我也会友好地回他一个微笑。
    也许就那么一个微笑,他认识了我。一会儿,他的一大帮中国朋友都围过来,在我和娟儿身边转。
    其实我很讨厌男生这样,所以有点不知所措,只有拉起娟儿的手,旁若无人的跳。那老外却又凑过来:“能交个朋友吗?”
    我点了点头。他又说:“那可以把手机号码告诉我吗?”
    我摇了摇头,他又问:“为什么?”
    我想我只是不喜欢拿着本英汉大词典和别人聊天。不经意间,我看到她的一个中国朋友,穿着白色的T恤,带着淡淡的书卷气,站在那儿看着我,忽明忽暗的灯光打在他身上,使他忽远忽近,但他的眼神却始终执着地看着我。这么大胆的注视,我的心一阵慌乱。
    这样疯狂的舞池里,碰上这样一个带着淡淡书卷气的男孩。他本不应属于这里,那他是否也知道,我也本不属于这里?
    我的眼晴竟再也不能从那个穿白T恤的男孩脸上转移,这样的灯光,给了我这样大胆看一个人的勇气。我的心始终激动着,像是怀抱着初恋。
    我指了指他对老外说:哪种人更容易患上白癜风“把他的手机拿给我,我给你号码。”
    老外很开心,走过去逼他拿出了手机。我在上面按了下我的号码。
    然而我拉着娟儿,头也不回地冲出了舞池,离开了酒吧。
    我对娟儿说:“你相信一见钟情?”
    娟儿笑,摇头。
    我说:“我喜欢他。”
    “穿白T恤那个?”
    “嗯!”
    我和娟儿在影院看通霄电影,冷气正好打到我身上,有点冷。
    我很兴奋,问娟儿:“到底要不要发给他?”
    娟儿说:“不该。”
    “为什么?”
    “因为在酒吧里的男人不一定是好人。”
    “我不在乎,相互喜欢就行了。”
    “相互喜欢?、、、、、、你是说一见钟情吗?一见钟情只是一种纯粹的没有血缘关系的相互吸引!sony,我讲话直了点,那不是爱情,是新鲜感。”
    “还有,你是有男朋友的。”
    我突然想到,我的确是有男朋友的。原来那片刻的疯狂真让我忘记了一切烦恼,包括忘记我有一个男朋友。
    我感觉身上阵阵寒意,娟儿侧过来搂着我:“忘记今晚吧,那只是你规规矩矩的生活中不规矩的一天,是我带给你的,那不该是你的生活。”
    我其实很想那个穿白T恤的男孩,但我还是把他的号码删除了。
    我想一段恋情已经那么痛苦,何必再加重那份痛苦!
    我的眼神开始迷茫、、、、、、有时,在人生中,有很多诱惑,好的,坏的,而只有没有诱惑的人生才是平淡的人生。
    我对娟儿说:“我还是喜欢过平淡的生活。”
    娟儿笑,然而我们在影院的座椅上睡去。我紧紧地搂着她。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Comsenz Inc.

GMT+8, 2019-9-20 22:06 , Processed in 0.103102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